欢迎来到骑士医学网

男人如何看待避孕和堕胎

来源:xx 作者: 人气:次 发布时间:10-22

         男人觉得应该为避孕负责吗?以下的问题是:
  你觉得有责任在性交前讨论避孕问题吗?如果你即将和一位女士发生性关系,你会保护她不要受孕吗?性交前,你是否会询问对方是否采取了避孕措施?如果她真的怀孕了,谁该负责?

  大部分男人,尤其是比较年轻的单身男子,表示避孕是女人的责任:

  “如果她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那是她的事。似乎很多女人不想去了解,或者甚至不在乎。”

  “我知道她会,否则我不会跟她出去。”

  “我不会跟没有准备好的女人上床。”

  “如果她觉得我应该知道,她就会告诉我,反正我能做的不过是使用避孕工具或中断性交。我认为避孕是女人的事。”

  “不,那是她的小孩。她应该自己小心。”

  “如果一名女孩已经超过18岁,她应该保护自己不要怀孕。如果她想要性交,应该知道后果。如果她笨到怀孕了,那不是男人的过错,她应该自己负责。如果那位仁兄爱上这名女孩,他可以娶她,或者替她付堕胎费。”

  “通常是由女人来担心会不会受孕。我总是不好意思提起,因为直到我把老二插进去之前,并不能认定我们一定会性交。如果我问她是否吃了避孕药或什么的,我总是害怕她会说这样的话:‘你为什么想要知道?我又不跟你上床。’”

  “性交前通常我不会询问避孕的事,平常我会提到,看看我们是不是能达成共识,否则我认定她清楚是否有怀孕的危险。只要我爱她或者我知道我们有机会长相厮守,可能会结婚,我并不会害怕她怀孕。”

  “我以前会这样做,但是我发现大部分的女人不希望男人询问或为此担忧。我想要表现绅士风度,我把问题留给她们。”

  “我承认有好几次直接开始性交,而没有问避孕的事。在这些时候我没有问是因为我害怕遭到拒绝,一旦我和一个女人建立起感情,我总是小心地保护她不要怀孕。”

  大部分已婚男士也一样,虽然他们比较关心避孕的方式,他们还是认为基本上这是女人应该处理的事:

  “我们刚结婚时,她根本不管避孕的事。我让她去看医生,准备妥当。如果她爱我,她应该考虑这些事,而不是做到一半时阻止我说:‘我可能会怀孕。’”

  “我们结婚几年以后,我开始担心避孕药对她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所以我建议她改用子宫膜或子宫内避孕装置。”

  “我太太习惯用子宫膜,现在她使用子宫内避孕装置,我比较喜欢这种方式,因为不会受到干扰,想做爱就做爱。”

  “我不需要问她,因为我们结婚了,而且我知道她会小心的。(我们有3个小孩,同时我知道目前她不想再生了,因为她全天工作。)过去几年,她用过不同的避孕方式。我不会为此烦她,这是她的事。”

  但是其他人,尤其是已婚男人,或是拥有长期关系的男人觉得责任是双方的,至少在讨论时是这样。不过,真正用来避孕的方法绝大部分是借用女方的身体:

  “在上床前应先做好决定,我一向会保护女人,如果她没有服药或使用其他装置,我来负责用保险套。我认为双方应该共同负责。”

  “跟一个新伴侣做爱之前,我会讨论避孕。我从来不会和没有避孕的人发生性关系。如果她怀孕,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有时谈到避孕显然会干扰气氛,不过这是很重要的。我认为如果男人细心地事先谈论避孕措施,大部分女人在心理上会对他更放心。每个人不是都想依靠负责任的人吗?”

  “我觉得有责任先确定是否采取了避孕措施。我有一些伴侣老是忘记,我得在插入之前停下来提醒她,或是戴上保险套。”

  “我不会完全将这件事丢给女人,这样太愚蠢了。”

  “大部分男人认为避孕应该是女人的责任,我过去也是这样想。现在我觉得应该负起责任,我会询问爱人的生理周期。如果她怀孕了,那是双方的责任。真有趣,有时我知道她月经快要到来,她却忘记了。”

      

    在问到“你使用什么样的避孕方法?谁来决定使用哪一种避孕法?你比较喜欢哪一种”时,大部分男人比较喜欢避孕药:

  “我喜欢避孕药,对我最方便,如果她不介意的话。不过我绝不会要求女人去服用。”

  “我曾经跟吃避孕药的女孩子在一起,不过我也得用保险套。通常是女孩决定避孕方式,但是如果她决定什么都不用,那我就用保险套。我比较喜欢万事俱备的方式,首选避孕药,次选子宫内避孕装置。”

  “我比较喜欢避孕药,泡沫剂也不错,不过有时候太过润滑了,会丧失和阴道壁接触的舒服感觉。”

  “我们一开始用计算安全期的方法,后来用保险套,目前她服用迷你避孕丸。我喜欢避孕药胜过其他方法。”

  “我比较喜欢避孕药的方便,性交时戴保险套令人不舒服。”

  “我太太吃药。在发现更好的方法之前,我们会一直这样做。我知道避孕药的副作用,但这是惟一的选择,好处远胜过缺点。我向上帝祈祷发明出男人服用的药,然后就可以免除女人的担忧。没有人强迫她们服用,这是她们自己选择的。如果你遵循每一项致癌研究的报告,你最好不要吃任何东西了。”

  “我痛恨保险套,它们让性交失去乐趣。我会尽可能提出建议,不过最终是由女人来决定。我比较喜欢避孕药。我会询问,而且如果她说没有预防,我不会做爱。两人都该负责。”

  许多男人都听过避孕药可能引起的副作用:

  “我宁可戴保险套或自己吃药,也不愿再让她吃药。”

  “我不信任女人吃药。我知道有些会发生不同的副作用,包括呕吐、视力模糊、犯困、关节疼痛,而且容易感染疾病。”

  “我母亲罹患肺部血栓的疾病,我们相信这是服用动情激素的结果。因此我不希望太太吃避孕药。”

    下列是男性提到妇女所使用的其他避孕方法,以及他们的感受:

  “我对某种泡沫剂过敏,那玩意会让石头脱皮。”

  “所有她用过的方式之中,我比较喜欢子宫膜。我的阴茎曾经被她子宫避孕器上的铁丝戳到,而用泡沫剂会有灼热的感觉,那玩意好烫啊!所有化学避孕剂味道都很糟。”

  “我不喜欢一个女人必须起身进入浴室,取出她的子宫膜戴好。这真煞风景,而且有时她好像在办公事一样。至于子宫内避孕器只要一年装一两次就好了,然而我听说它可能会有某些副作用。”

  “泡沫剂让阴道变得太滑溜,如果我光溜溜地进去,似乎会灼痛我,这是我们不常使用它的原因;再说我的儿子正是‘泡沫’下的产物。她现在改用子宫内避孕器,不过她并不喜欢。”

  少数男人用计算安全周期的方法:

  “我正在读大学,找到机会就性交,通常是安全期内隔天一次。她不想吃药,因为她怕我们太频繁地做爱,就不再有意义,但戴上保障套,我的感觉就差多了。所以我们试着不要在她可能怀孕的时间做爱,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结果通常是担惊受怕,不知道她月经会不会来。如果我们在她可能怀孕的日子做爱,我会试着体外排精(但不是每一次都成功)。”

  或者采用计算安全期的新方法:

  “我们使用自然避孕法,用体温、粘膜和日历等等来计算安全期。我们偶尔也会用保险套,以前的性伴侣则是吃避孕药。”

  “目前是基础体温法(非安全期就用保险套),这是我们共同决定的。我比较喜欢这个办法,因为不会危害健康。”

   大部分男人都不喜欢保险套:

  “我不喜欢保险套,凡是不会造成干扰的任何避孕装置都好。”

  “我痛恨保险套,而且会造成疼痛,因为它们是按照一般阴茎大小制造的。碰到较大阴茎的男人怎么办?对我来说它们太小了,触感也不好。”

  “保险套在根部的地方太紧,而且它的确让人失去感觉。”

  “结婚之前我使用保险套,发现它令人非常不满意,它好像扮演男性角色,必须为一切负责。我了解一个愿意合作的女人可以让戴保险套成为整个过程中非常亢奋而愉悦的一部分,不过当时我可没享受到这点!”

    

  有些男士对使用保险套,既不热中,也不特别嫌恶:

  “我们大部分是使用保险套。你知道这好像是穿着雨衣淋浴,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分担责任。我戴保险套比我妻子戴子宫膜轻松多了,虽然降低了我的感觉,但是总比没有性生活来得好。”

  其他人有复杂的感受:

  “我们使用保险套、性交中断法,以及计算安全周期。避孕药是有害的,会扰乱女人整个生理系统。我喜欢保险套,既安全又没有副作用,不会伤害到彼此。保险套并不会不舒服,只是会让感觉迟钝一点,而且在我想要赶快进入她体内时,戴保险套是个麻烦。如果不这么做,我又会担心,因为即使我不在她体内射精,她也可能怀孕。在我担心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不觉得亢奋了。”

  “95%的时候我们使用保险套,其他时候什么都不用,只在她安全期的时候进行性交。有时我们会用杀精子剂,为的只是换换口味。我比较喜欢变换花样,但是保险套比其他任何避孕方式都来得好。大约14年前,我太太有一段时间服用避孕药,但有副作用。”

  有些男人则喜欢保险套:

  “我喜欢保险套,因为通常都会延迟我的高潮。”

  “对于50年代长大的人来说,保险套是跟性相连的,我仍然喜欢女人为我戴上保险套。不过,我也喜欢将我的精液贮存在妻子阴道里。”

  “我喜欢保险套的安全,而且用天然皮膜制成的昂贵产品让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取下它时,看到精液装在底部,感觉蛮有趣的。”

  


热门图片

避孕资讯相关信息

更多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