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骑士医学网

挥之不去的第一次梦遗

来源: 作者: 人气:次 发布时间:11-16

  我第一次遗精是在14岁读初二时。
  
  我们那时男女生间的界限相当分明,特别是在我们那样偏僻的农村中学,男女生很少说话,而我又属于那种与女生一说话就脸红的男生。初二时,从城里转来一个女生插入我们班,就坐在我的前面。
  
  城里来的女孩,在我们班鹤立鸡群,加上她本身很漂亮,皮肤白皙,穿得又好,所以很能吸引人的目光。起先,我小心翼翼偷偷地瞟她,不料她比我们这些农村孩子大胆得多,非常热情大方,一下课就掉头来向我问这问那,有时还出拳打人,但不痛。我在多次弄得大红脸之后,渐渐地适应了,我从内心深处喜欢她调过头来看着我时她那大眼睛和那张近乎完美的脸,甚至喜欢她打在身上时那种麻酥酥的感觉。
  
  一天晚上,我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似乎又回到了课堂上,突然,我感到她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我,就像电影里男欢女爱的那种镜头,我无比兴奋和激动,然而我又觉得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紧紧跟随着我们,我心里一急,下体便有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似撒尿又不是撒尿,那种释放的快感,酣畅淋漓,舒服极了。我醒来一摸,裤裆打湿了,粘糊糊的,还有点异味。我悄悄把裤子换了,生怕别人知道。
  
  此后,不知怎的,我看她时便有了非分之想,我的目光不时地抚摩着她的要害部位,上课也不时走神。第一次梦遗的那一幕老是挥之不去,特别是晚上睡觉时,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去重温那一幕,让我激动,让我兴奋,让我脸红,让我辗转反侧。虽然以后遗精时很少再出现那一幕,但我却总是忘不了。
  
  一次数学考试,有两道几何证明题难住了我,听着老师不时地播报着考试时间还有15分钟、10分钟、5分钟时,我终于急得不行了,只感到头昏脑胀,如同堕入万丈深渊,突然,第一次梦遗的那一幕又出现在脑海里,我真实地感到她正坐在我的前面,接受我下体澎湃而出的“洗礼”……我闭着眼睛忘情地射完精,感到教室在旋转,头脑“嗡嗡”作响,而下体已是湿漉漉的一片。我握着笔胡乱地写了一通,交完试卷走出教室,一个男生指着我的裤裆对我说:“你的尿咋撒在了裤子上哟?”我急急走往隐蔽处,脸红耳热,生怕别人看见了。
  
  升入高中后,坐在我前面的又是女孩,第一次梦遗的那一幕已在我头脑中根深蒂固,虽然换了目标,但那种幻觉却总是如影相随。一到考试,我便在时间不多时老师的催促声中急得跌入那种幻觉。好在那时我为了改变自己的处境,拼命地读书,所以成绩一直不错。但青春的萌动,使我常在睡觉时不自觉地就陷入了那种幻想之中。
  
  高考时,我的数学和政治又出现了梦遗的那一幕。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容貌美丽,青春逼人的女孩,而监考数学的老师还在有半个小时就结束时每过5分钟便报一下时间,我恰好又有三道题没做出来,心里不停地发急,眼前的女孩便进入我的幻觉之中……接下来,我将考题做得一塌糊涂。考政治时,由于是最后一科,我很兴奋快要“解放”了。可能是因为天气热,坐在我前面的女孩那天穿得有些暴露,恰逢我正在做模棱两可的多项选择题,政治监考老师却在时间刚过一半就提醒道:“大家请注意!抓紧点,时间已过一半。”我一急,头一抬,前面的女孩非常性感地映入我的眼帘,我甚至通过敞开的衣衫看到了她温润的乳房……立时,幻觉上来了,我感到下体急速膨胀,然后有东西排山倒海地涌出……由于我的数学和政治考得不好,我没能升入理想中的高校,只读了个一般的专科。
  
  第一次挥之不去的梦遗,直到我升入高校,有了女朋友,没了升学和考试的压力后才渐渐消失。但它却缠绕了我几乎整个中学阶段,直至高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改写和影响了我的命运。
  
  [点评]处于青春期的学生是一个关键时期,也是自己学习成长的重要阶段,如不好好把握,难免会出现尴尬的局面,甚至会影响一生的命运。


热门图片

我的青春期相关信息

更多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