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骑士医学网

女大学生怀了表哥骨肉

来源: 作者: 人气:次 发布时间:11-16

  讲述人:女

 

  年龄:23岁

 

  职业:无业

  两个大学生、一对嫡亲的表兄妹,青梅竹马地成长起来后,却演变成相亲相爱的情侣,而且竟然爱得狂热难分,执着的要闯进神圣的婚姻殿堂。虽然法律管不了爱情,但婚姻却必须遵守法律规则,两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应该懂得婚姻是该讲究“质量”的。现在他们将要牺牲的不仅是他们的爱情、亲情、青春,还有未出世的小生命的健康。


  (一见面,她就先表白说:我是个明知故犯的人,因为近亲不宜结婚的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表哥。)

 

  他非我不娶 我非他不嫁

 

  松林是我舅舅家的孩子,只比我大几个月。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俩是山东人,从小生活在海边。他家距我家只有一站路的距离,有事没事,我就找他玩。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也没有男女之分。我们两个人常在海边光着脚你追我啊我追你,就像是两只嬉戏的小鸟,快乐无忧。

 

  我有时很笨,方向感特差,走到家门口都会迷路,更别说是上学。表哥非常关心我,从小学到大学,他做了12年的护花使者,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会送我回家。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很霸道的女生欺负我,他知道后竟然和那个女生大打出手,要不是年龄小不懂事,他早就受处分了。

 

  我不敢相信亲情也能蜕变成爱情,但在事实面前,我不得不相信爱情力量的伟大。和他正式确立恋爱关系,是在高考后的暑假。表哥曾经说过,他是“海”我是“鱼”,两个人要生生世世连在一起,永不分离。从小学到大学我们从未分开过,只有参加工作后才没有整天捆在一起。

 

  松林虽然和我是表亲关系,但我们还是抛开了那层关系,勇敢地相爱了。我们曾经不仅发过誓他非我不娶,我非他不嫁,而且还对流星许下心愿,希望我们的“爱情火车”能勇往直前。

 

  地下爱情曝光了

 

  我们的爱情就像午夜的幽灵见不得半点光,松林和我谁都不敢把我们谈恋爱的事实告诉双方的父母。这种地下恋情让我们生活充满快乐和生机。

 

  在同学面前,我们可以公开恋人关系,因为没有人知道我们是亲戚。在父母面前,我们只有各自演好兄妹的角色,谁也不会怀疑到我和松林还有那么一回事。

 

  和松林在一起,渤海的水有几多我们的话就有几多,舅舅看到我们,总爱开玩笑说我就是他家里的孩子。

 

  丑媳妇终归是要见公婆的,公开爱情只是时间的问题。我和松林商量好了,大四毕业找到工作后就向他们讲明我们之间真实的关系。我以为我们可以瞒天过海,但是在大四上学期的时候,我们的恋情就穿帮了。

 

  那天是我的生日,我一整天都没有回寝室,晚上我和松林一起去咖啡馆。我们学校离我家不远,再加上有表哥的照顾,母亲就对我很放心,就很少与我联系。谁知道我母亲那天居然打了无数个电话到我宿舍,说要祝我生日快乐。我向室友嘱咐过,不管谁找我,就说我上晚自习去了。室友一直都很小心,每次都能应付,偏偏那天晚上,在我母亲的无数次逼问下,不知道是深夜的疲倦还是犯糊涂,她竟然说露了嘴,说我和松林出去了。从那天开始,全天下的人都能相信我,只有我母亲例外。

 

  我想得到家人的支持

 

  你有男友了吧?面对这个比性还敏感的话题,我只有沉默。那个男孩是谁?母亲逼问我,我缄默。看到我死活不开口,她一脸严肃地给我打预防针,谁都可以做你的男友,但“他”不行!谁啊?我估计母亲所指的是表哥,故意变得很生气,把她推出我的房间。


  我和松林是真心相爱的,为了我,他什么都愿意做。那天,我正和表哥手牵着手在校园里漫步。在我们零距离kiss(接吻)的时候,我的母亲戏剧性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脸色惨白。在无人的地方,表哥跪在地上在我母亲面前哀求:“姑姑,我真的很爱小妹!”无论松林怎么说,母亲就是不想和他说一句话。“如果您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母亲流着泪不敢看他。“妈,求您答应我们好吗?”我也跟着松林跪了下来。


热门图片

我的青春期相关信息

更多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