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骑士医学网

手淫释疑(二)

来源: 作者: 人气:次 发布时间:11-16
  手淫发生率

  手淫在青少年中是一种较普遍的现象。据调查,美国90%的成年男性和70%的成年女性有过手淫。在婚前,它是常见的重要的性行为。Arafar 1974年对纽约大学生的调查,有67%一周至少手淫一次,有10%为一天数次。在婚后,继续手淫者也非少数。在过去相当长的时期内,对青少年手淫会影响身体发育和健康的看法并不正确。

  我国上海市精神卫生研究所张明园医生介绍说:早在1931年有位叫周调阳的心理学家,对北平几所大学的男学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发现手淫是青年学生极常见的性活动,353例学生中,301例曾有手淫占86%。周先生还推论,14%自述从无手淫者,他们的回答还不一定靠得住.或许怕难为情、或怕失面子或其它原因,而不敢或不肯回答有手淫行为。但是,既使86%这样的数字,也已说明有手淫者是绝大多数。

  这份调查还发现男性的手淫,多数是从12一16岁开始的,占72%,平均是14岁。最早的手淫年龄是8岁。他还同时调查了开始有遗精的年龄,多数也是12-16岁,平均也是14岁。两者在时间上是吻合的。

  张氏认为这是一份很宝贵的资料,对于手淫这样的行为必须有科学的调查研究,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国外的性科学工作者近年来调查结果与上述资料颇为一致,多数的报告是90%左右男子或60%以上的女性有过手淫。科学研究的重要特点之一是可靠性,古今中外的研究都得出了同样的结论;青少年的手淫是十分常见的。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女性不会手淫,把手淫看做似乎是比性交更加“淫荡”的事情,因而调查材料极为少见。直到金赛的《人类女性性行为》一书出版后,才把女性手淫的情况公布于世,使人们知道女性同样也有自慰行为,女性性自慰也并不少见。据国外报导,在女性中有手淫行为者占58%。据国内报导,在女中学生中有手淫行为者占4.7%,在女大学生中占16.5%,在城市已婚女性中占12.2%,在农村已婚女性中占10,5%。尽管这个数字可能有些保守,但足以说明女性手淫并非个别,而是一种较为普遍存在的生理现象。实际情况可能要大大高于这个调查数字。

手淫无害论

  手淫究竟有无害处,还需要对发生手淫的生理原因有科学的认识。很多人从亲身经历中感到手淫欢乐无穷。手淫最早可在青春期初期(12-14岁)开始。通常情况下,男孩在生阴毛的同时开始射精现象,但手淫不一定从这个时候开始,有的人甚至在还不会射精之前就学会了无精液手淫。青春期后的青年,都会由此产生性兴奋,同时对性的问题抱着憧憬、好奇、羞愧、神秘等难以言状的复杂心理。在这些生理活动与错综复杂的心理因素的驱使下,对性问题格外注意,或情不自禁地玩弄起生殖器官,本能地开始了手淫。

  发育成熟较早的男孩大多数会开始手淫,性的活动比晚成熟者要频繁。这是性生理活动中的正常现象。

  日本的性研究专家大山博山说:“除非是性器官异常或有特殊疾病无法引起性欲外,所有的男性青少年都会手淫”。

  很多医学家认为,手淫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比如在独处的枯寂之夜失眠难熬,它可以解除生理上的胀满感和性紧张,手淫后会很快入睡。手淫能防止凶杀犯罪或不道德行为的发生。手淫还是婚前检查是否有生育能力的送检精液的最好最及时的方法。另外,手淫还被广泛应用于性功能治疗之中,取得了很好和效果。对于因各种原因而不能结婚的人,尤其是残疾人,医生还可以为他们推荐这种自慰方式。缓解欲在青春期每日可出现多次,仅仅从这一点来看,少女失身是有一定基础的。女性也有手淫行为,但据金赛调查,要比男性少得多。

  本世纪初以来,许多科学研究结果证明,正常人的手淫并无害处,无论对心理和身体均无损害,所以各国的精神障碍分类中,已不再将手淫列为异常和不良行为。而且认为,手淫的所谓不良后果,主要是自我担忧和疑虑所致。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对手淫持害怕忧虑态度者并非少见,即使在70年代的美国,亦占1/3,需要进行性教育,消除人们的不必要疑虑。所谓“病理手淫”,仅见于极少数人,他们或者是无法控制,以致不计场合,有伤风化,或者是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影响正常生活和活动。这类情况,才需要矫正。

  60年代,马斯特斯又给手淫无害论提供了更加有力的证据。他们以先进的试验仪器描记了实际性生活和手淫所引起的身体种种变化,结果毫无差异。对手淫观念有了很大的改变。

  本世纪70年代,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发动的性治疗运动经历了从认为手淫是病到认识到手淫可以用来治疗单独的或夫妻双方的性感缺乏,特别可用于治疗女性的性高潮缺乏。此后,手淫逐渐被社会认可。

  1991年6月,第十届世界性科学大会在荷兰阿姆斯待丹召开,当荷兰卫生、文化和社会部部长在大会开幕式上代表组委会庄严宣告:“Masturbation以前被认为是一种病态,但现在认为无害甚至是健康的行为。如果某人有性问题,那他不会是手淫者,而恰恰是那些不能手淫的人!”此时,来自58个国家的800多名性科学专家和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赞同。近10年来,美国、荷兰等国的性学研究机构经过大量的实验证明:手淫不会引起人体生理,心理的异常,也不会引起性功能障碍。相反,手淫已成为治疗某些性功能障碍(如性冷淡、性高潮缺失,早泄、阳萎、阴道痉挛等)的有效手段。手淫的危害就在于对手淫误解导致的恐惧。至此,在西方性文化中,关于手淫的种种谬误得到纠正。当艾滋病流行的时候,特别是年轻人、抛弃了Tissot手淫致病的观点,认为手淫是符合道德的。不久前,世界著名性学家J一Money指出:社会应该大张其鼓的进行宣传,赞同手淫,把手淫提高到安全的性行为的高度来认识。

  到目前为止,关于手淫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的观念是“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医师以及其他从事精神卫生和身体保健的人员,广泛赞同的意见是:手淫既不是不正常的,也不是对身体有害的行为”。认为手淫能解除性紧张“是上帝的一种礼物”,应当自然而然接受它。

  现代医学已阐明,偶而的手淫,例如男子每月按惯例l—2次遗精的频率手淫,对健康并不会带来任何影响。手淫无害还有以下几种观点:

  其一,定期发生手淫者,很少因体力消耗而出现食欲减退、精神倦怠、头昏眼花、四肢软弱等症状。相反,个别人有规则的手淫后,精神反而舒畅,体力反而充沛。

  其二,偶有手淫的人,一般说有较好的自控能力,并不发展到随意手淫的程度,也并非过于沉缅色情,而是定期有意识地解除因精神充盈带来的神经反射性不适,或者有意识超前于遗精而手淫排精,避免遗精沾污裤褥。这些人并不由此而招惹精神上的懊恼与自责。

  其三,每月手淫l-2次,并不会有碍健康或“大伤元气”,因为手淫的体力消耗以及排出精液中微乎其微的营养物质,对身体健康毫不构成威胁。我国古代有“一滴精,十滴血”之类说法,把精于看作人的“元本”。实际上这是没有科学根据的。拿白蛋白来说,血浆中的含量是每100毫升5克,而精浆中则仅有0.5克,相差100倍。精浆中的氯化钠含也仅为血浆中的1/3--1/2,与汗液的含量相似。而每次排出的精液仅数毫升,其损失的蛋白质和矿物质的量极少,对人体并无多大影响,所以,不必把精液看得过于神秘。

  其四,规律的手淫不会发生象频繁手淫般诱发男子不射精,无菌性前列腺炎;或女子盆腔淤血,性交无情欲高潮等异常情况。

  纵上所述,有规则地和有自控能力地偶尔手淫未尝不可。对频繁手淫的克制或克服都是办得到的。克服以后,是完全不必为已往的行为懊恼或担心。青少年正处在长身体、长知识时期,尤其应当避免养成不良习惯,为培养自己成为高尚情操、有远大理想的人而不断进取。

  我们的目的决非提倡手淫,只是说明偶而手淫无损健康,不属道德败坏,青少年们不必为之苦恼,家长们也不必为之担忧。

手淫历史的变化

  性活动虽感羞耻却难以停止,性兴奋无法解脱时还要去干,这就是手淫。不少人用“自慰”这个词来说明手淫,其实,自慰行为不仅仅是手淫,还包括其它自我发泄、自我补偿的性行为,性梦和性幻想也是一种自慰行为。

  人类手淫的历史悠久。人类学家保罗·曼它吉萨曾把欧洲人叫做“手淫的种族”,可见手淫行为在欧洲泛滥面之广。他论证道,酉方文明同时既刺激又压抑性欲,对非婚姻性交的限制促使人们进行手淫以作为替代。手淫可在许多古代文化的典籍中发现,在巴比伦、埃及、希伯来、印度都有这种情况。希腊人和罗马人相信是在潘神失去了女仆埃克耳后,神发明了这个方法以安慰潘神。据说宙斯自己就时常放纵手淫。亚里斯多德、阿里斯托芬、海洛德斯和派脱尼尔斯等人都提到过手淫。

  福特和比奇曾有报道,在40个原始文化部族中存在的手淫。比如,卡洛林岛一夫一妻制渔民据说一边为妇女洗澡一边秘密地进行手淫。初奇人、提柯皮亚人、太平洋岛屿上的农耕和西部非洲的农民和渔民、达胡梅的男人偶尔手淫,尽管这两种文化都允许一夫多妻。

  女性手淫比男子虽少,但也并非罕见。非洲阿萨达妇女使用木制笛尔都进行手淫;西伯利亚的处克奇人使用驯鹿的小腿肌肉进行手淫;提柯皮亚妇女用树根和香蕉进行手淫;克劳妇女用手指手淫,澳大利亚的阿兰达人也是如此。

  可是,虽然手淫如此流行,对手淫的态度并不一致。据福特和比奇研究,认为在史前社会中手淫很少发生。在允许婚前性交的社会里,手淫较少流行。女性手淫总的来说是不被赞成的,如非洲阿萨达妇女手淫,如果被丈夫发现了要遭到痛打。可是在来苏人(新西兰一夫多妻部落民)中,女性手淫是被允许的。在古代,德漠西尼斯被指责进行这一类活动,而笛奥基尼期由于在市场公开进行手淫而受到赞扬。

手淫的心理影响

  对手淫应该有一个科学的生理、心理和道德方面的认识,这样可以使许多人摆脱困惑,矛盾以至痛苦,这种困惑、矛盾以至于痛苦在严重地干扰人们的正常生活。有些青年既不能控制自己戒除手淫,又成天处于严重的自责之中,从而得了神经衰弱症与其它心理性疾病。我们的临床资料中曾有个青年在婚后发现自己阳痿,夫妻都十分痛苦,其实,他在生理上并无疾患,只是因为过去有过手淫史,而听人说手淫如何伤身体,所以对自己的性能力有怀疑,新婚之夜十分紧张,从而导致暂时性的阳痿。出现这一问题后,又不能正确对待,认为自己“真的不行了”,思想包袱很重,而思想包袱越重,性能力就越不能发挥;性能力越不能发挥,思想包袱就越重,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不能自拔,忧心忡忡,经咨询、正确引导而愈。

  布尔诺博士1974年出版的《心理学》教科书第九章《性行为》中“手淫是有害的吗”一节结论来代表国际上广泛接受的新观念:“在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医师以及其他从事精神卫生和身体保健的人员中,得到广泛赞同的意见是;手淫既不是不正常的,也不是对身体有害的行为。”

  从此,由“手淫有害论”变成了“手淫无害论”进而发展到“手淫有益论”。马克·吐温以其讽刺作品《关于手淫科学的演讲》参与了这个转折时期,其中有如下几段话:“荷马在《伊利亚特》第二卷中用相当的热情说到:“‘不手淫毋宁死!’凯撒在他的《评论》中说到:‘对孤独者来说它是个伴侣;对被抛弃者来说,它是个朋友;对于老人和性交不能者它是个慈善家;那些身无分文的,只要仍有这项娱乐就是富有的。在另一处这个有经验的观察家说到:‘有时我喜欢它胜过喜欢鸡奸。’”(即同性恋)

  鲁滨逊说:我无法描述我从这个温柔艺术中得到的东西。伊丽莎白女皇说:它是处女的保垒。萨蒂瓦由,这个祖鲁人的英雄说道:手中的一抖胜过林中的两次。不朽的富兰克林曾说过:“手淫是发明之母。”他还说过:“手淫是最好的政策。”

热门图片

自慰概略相关信息

更多相关的文章